依据国家《科学技术研究项目评价通则》

(GB/T22900-2009)标准

绿色矿山科学技术奖

 

贡献专业力量

 

专注于绿色矿山科技领域

  • 回到顶部
  • 400-051-6619
  • QQ客服
  • 微信二维码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矿山生态修复

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同在

石家庄河道工程给崖沙燕让地:施工方损失200万,在河中心留两小岛

       这是滹沱河中一处泥沙淤积形成的沙洲,有半个足球场大,外延七八米高的崖壁上半部分,密密麻麻排着崖沙燕的巢穴,每年有上万只小燕子在此孵化。

       这也是总投资超过25亿的石家庄正定县滹沱河生态修复工程中,唯一超过工期还没完工的施工点。如今,施工单位用铁丝网将沙洲保护了起来,崖沙燕已经孵化完成,接下来沙洲是被保存还是清理,施工单位陷入了两难。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石家庄河道工程给崖沙燕让地:施工方损失200万,在河中心留两小岛在沙质悬崖上筑巢的崖沙燕。

      崖沙燕属于“三有”保护动物(即国家保护的有益或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动物),因为喜欢在河流湖泊附近的沙质悬崖上筑巢,被称为“崖壁建筑师”。它个头不大,喙短而扁,基部宽大,呈倒三角形,胸部有条灰褐色横带。每年3月,它会成群结队飞到华北安家,4-6月筑巢产卵繁殖,待天凉后再迁徙往南方。

      近年来,石家庄附近崖沙燕与河道工程争地事件频发,故意毁坏栖息地的事情时有发生。但也有的施工单位改变工期和规划,为崖沙燕留一片天然的栖息地。

一片铁丝网

3月,崖沙燕归期将至。

每年这个时候,动保志愿者红先生都会开车辗转于石家庄周围的元氏县、正定县、赞皇县,在乡村河岸巡护。车里放有一个棕色挎包,一支双筒望眼镜以及一瓶自带的1.25L纯净水。车开得很慢,一路走一路停,稍有发现,他都会将车停在路边,摇下玻璃,伸直脖子用望眼镜观察。

 

石家庄河道工程给崖沙燕让地:施工方损失200万,在河中心留两小岛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石家庄河道工程给崖沙燕让地:施工方损失200万,在河中心留两小岛

      滹沱河生态修复工程,施工单位用铁丝网围住沙洲,等待崖沙燕孵化。

      滹沱河生态修复三期工程中保留下来的崖沙燕巢穴正是红先生这样发现的。“太出于意料了,施工单位竟然在河道中间留下一片巢穴。”红先生记得,当时看到孤零零的沙洲被一片绿色的铁丝网围着,崖沙燕自由自在地在崖壁上来来去去,而远处挖掘机轰轰作响。

     走近一看,铁丝网内的沙地上落满了鸟屎,崖壁上的巢穴像“蜂巢”一样,大概有3000-4000个,每个巢洞有拳头大小,住着三只小燕子,看着大燕子在洞外盘旋,嗷嗷待哺的小燕子总将头伸向洞外。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石家庄河道工程给崖沙燕让地:施工方损失200万,在河中心留两小岛崖壁上巢穴中的崖沙燕。

      公开资料显示,滹沱河生态修复三期工程整治范围为正定县境内河段,总投资254350万元,建设周期从2020年9月1日到2021年6月30日,建设内容包括河道疏浚、岸坡防护、溪流湖区水系建设,以及河道两岸的景观路建设。

      “这么大的工程,等小燕子出巢,这块栖息地还能保住吗?”欣喜之后,红先生又担忧起来。他主动找到了滹沱河生态修复工程施工单位,并动员石家庄林业局、正定县水利局以及爱鸟协会等组织到施工现场踏看。

       经过多次沟通,施工单位承诺在这块沙洲西面保留一片更大的栖息地。那是一个在规划里的河心岛,原本岛的四周会削坡,最后施工单位为崖沙燕方便筑巢,保留了断崖。但是铁丝网里的这个沙洲是被保留还是清除,还没决定。

 

石家庄河道工程给崖沙燕让地:施工方损失200万,在河中心留两小岛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石家庄河道工程给崖沙燕让地:施工方损失200万,在河中心留两小岛滹沱河生态修复工程。

     “如果明年燕子回来,这里没了,还可以去西边。”滹沱河生态修复工程项目部的相关负责人也向红星新闻记者确认,目前因为该河段涉及到一条漫水路,是否保留沙洲还得看之后具体的施工情况。

      上述负责人坦言,当初工程需要统一施工,该河段停工等待崖沙燕孵化确实给工程造成了影响,他们只能协调工期,目前其它施工点都完工了,唯独这个施工点还立在河中心。

 

石家庄河道工程给崖沙燕让地:施工方损失200万,在河中心留两小岛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石家庄河道工程给崖沙燕让地:施工方损失200万,在河中心留两小岛

     滹沱河生态修复工程中被保护起来的巢穴。

     “我们是生态修复工程,肯定不能让崖沙燕无家可归吧。我们当然也想学元氏县,将沙洲打造成景观。”面对志愿者三番五次地沟通,该负责人有些无奈。

两个崖沙燕岛

      元氏县在石家庄南边,距离正定县40多公里。与滹沱河生态修复工程一样,2020年,元氏县槐河整治工程与崖沙燕争地的事件也曾引发关注。

     红先生与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以下简称“绿发会”)工作人员在崖沙燕归来前夕,展开了一次紧急救援。

       2020年3月22日,在一次湿地巡护中,红先生发现槐河元氏县境内河段曾经的崖沙燕栖息地因为河道工程遭到破坏。一公里长的栖息地,河道两边的堤坝被整修硬化,四个沙洲其中两个已被夷为平地。在现场,他看见上百辆工程车正在作业,剩下的两个沙洲很快也将面临被清楚的危险。

 

石家庄河道工程给崖沙燕让地:施工方损失200万,在河中心留两小岛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石家庄河道工程给崖沙燕让地:施工方损失200万,在河中心留两小岛

       去年3月底拍摄的正在被施工的崖沙燕筑巢地。图据中国绿发会微信公号

      在公开资料中,槐河元氏县河段整治工程自2019年启动,工程总投资37323万元,建设内容包括景观绿化工程和河道综合整治两部分。

红先生与施工单位沟通无果后,他紧急联系了元氏县政府和水利局等相关部门,并向长期关注崖沙燕保护议题的绿发会反映情况。

      得知情况紧急,绿发会随即向相关部门发函,建议对工程进行必要的环境影响评价,调查、核实并妥善保护栖息地。随后,在微信公号发表题为《被硬化的崖沙燕筑巢地:石家庄河道整治,小燕子何去何从?》的文章,呼吁“还有一周这些小燕子就要来石家庄了,请给它一个家,不要让它流浪”。

 

石家庄河道工程给崖沙燕让地:施工方损失200万,在河中心留两小岛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石家庄河道工程给崖沙燕让地:施工方损失200万,在河中心留两小岛

       曾经的崖沙燕栖息地因为河道工程遭到破坏。图据中国绿发会微信公号

      红先生说,就在事件被关注的同时,有的施工单位还试图将最后剩下的崖沙燕巢穴推掉。

     “他们觉得推掉就可以施工了,一了百了。”那段时间,他基本天天都去现场,生怕一不留神,巢穴就没了。

      有位施工方老板甚至直接告诉他,志愿者介入不仅耽误工期,还耽误他们挣钱,保留两个岛,减少沙土运转,至少让他们损失200万。

2020年4月1日,“元氏县崖沙燕保护专家研讨会”召开,20余位专家学者、保护工作者、志愿者,针对元氏县崖沙燕因河道整治工程丧失栖息地的问题进行探讨。最后大家一致认为,成立崖沙燕专家组,不遗余力地对元氏县最后一片崖沙燕栖息地进行保护。

 

石家庄河道工程给崖沙燕让地:施工方损失200万,在河中心留两小岛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石家庄河道工程给崖沙燕让地:施工方损失200万,在河中心留两小岛

        崖沙燕保护专家研讨会。受访者供图

        第二天,崖沙燕专家组收到元氏县自然资源与规划局邀请,希望他们到现场实地查看,进行论证,拿出合理的保护措施。当天,绿发会一行人从北京驱车赶往元氏县参加研讨会。

      “刚开始大家比较排斥,慢慢地也理解了我们在做什么事情。”绿发会秘书长周晋峰记得,当时他们站在河道里和县里的多个部门沟通,他们坚持认为已经完成的工程可以不用拆,但没有进行的工程必须修改规划。

      当晚,元氏县水利局发布通知表示,“将充分尊重专家和社会意见,吸纳合理化建议,力争将槐河湿地打造成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新景观。”几天后,河北省水利勘察设计院实地勘探,并绘制了“崖沙燕巢穴保护范围示意图”,图上详细标明了建议保留范围线,为崖沙燕留出5711平方米的栖息范围。

       元氏县水利局副局长耿法林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刚开始他们并不知道崖沙燕,后来和绿发会沟通后发现他们是真的是想保护动物,所以很快就决定将剩下的沙洲保留下来。

整修河道与崖沙燕保护

       2021年6月30日,红星新闻记者来到现场,远远就能看见河中心的“崖沙燕岛”和“崖沙燕长岛”。当初保留下来的两个沙洲已经长满野草,与周围湿地配套,被打造成“元氏槐河湿地”。崖沙燕已经孵化完成,还有少部分在岛周围盘旋,河道两岸不少前来参观的游客。

石家庄河道工程给崖沙燕让地:施工方损失200万,在河中心留两小岛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石家庄河道工程给崖沙燕让地:施工方损失200万,在河中心留两小岛

        崖沙燕岛。

        在当地媒体报道中,“槐河湿地”已经成为元氏县风景的新名片,“湿地沙洲上,几千只崖沙燕,飞来飞去,穿梭于洞穴与河流之间,偶尔还能看到白鹭、黑鹳、苍鹭、中华秋沙鸭等鸟类……槐河已经实现完美蜕变。”

       “以前无法想象石家庄能看到成千上万的燕群。”在红先生看来,目前石家庄附近的崖沙燕生存环境虽然有所改善,但问题依然严峻。

为了长期关注和保护崖沙燕,绿发会也在石家庄设立了“崖沙燕保护地”,红先生也成为了最重要的志愿者。

 

石家庄河道工程给崖沙燕让地:施工方损失200万,在河中心留两小岛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石家庄河道工程给崖沙燕让地:施工方损失200万,在河中心留两小岛

崖沙燕岛附近盘旋的崖沙燕。

     动保专家表示,在当地成立保护地十分重要。一是为了更方便地应对突发事件,二是给承担巡护工作的志愿者提供补助,三是和当地政府合作,建立长效保护机制。

      但是,无论多严密的保护机制,似乎还是无法避免破坏。2021年4月19日,在一次例行巡护中,红先生发现石家庄赞皇县境内,“元氏槐河湿地”上游两三公里处的一处沙洲上,崖沙燕巢穴再次遭到破坏。

      一万多个崖沙燕的巢穴,绝大部分被人用推土机封堵住,一些来不及逃生的崖沙燕和它的卵,被埋在崖壁下的沙土里。这里目前还未进行河道整改,红先生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开着推土机去破坏巢穴。当天,他向当地林业公安报案,经过现场核查,警方第一时间进行了立案。

 

石家庄河道工程给崖沙燕让地:施工方损失200万,在河中心留两小岛

© 由 红星新闻 提供石家庄河道工程给崖沙燕让地:施工方损失200万,在河中心留两小岛

      红先生在赞皇县境内槐河上的沙洲,查看崖沙燕造破坏的情况。

      “刚开始我距离它们三四米都不怕,巢穴被毁后,只要有人在沙洲上它们都不敢回巢,一直在周围盘旋。”红先生说,事发后,相关部门在沙洲上立了“崖沙燕栖息地,注意保护”的牌子,但除了少部分崖沙燕还留在这里外,大部分崖沙燕飞到了下游“元氏槐河湿地”中的崖沙燕岛。

      周晋峰关注崖沙燕很多年了,先后参与河南、山西、新疆、河北等地的崖沙燕保护。在他看来,这几年全国生态治理工程特别多,其中大部分是河道整修和河岸硬化,使得崖沙燕栖息地受到严重破坏。

      “随着人类越来越多地向城市集中,大搞生态工程、景观工程,却并不全面了解生物多样性和美学。在许多地区进行的湿地项目,尽管水体被保存,但是依靠水体而存在的花、鸟、鱼和昆虫等生物多样性却严重丧失。”周晋峰在一篇文章中写道。

       “原来的自然栖息地没有了,它们甚至开始去工地筑巢。”周晋峰记得,几年前,河南一个房地产项目与突然而至的崖沙燕发生了“冲突”,崖沙燕跑到新挖的地基筑巢,施工单位为了赶工期直接在外面盖上一层网纱,经过他们的沟通,对方最终才将网纱揭开。

       “我们年年呼吁,年年都会出现问题。这个工程叫停了,另外一个工程还是不注意。各种工程正在为崖沙燕的灭绝加班加点进行着。”周晋峰说,这几年崖沙燕的保护虽然效果显著,但是因为栖息地减少造成其大规模减少。

        如今,石家庄周围各个县的崖沙燕基本孵化完成了,在过一段时间,它们将迁徙往南方。但是,每周红先生还是抽出一天时间驱车去看看崖沙燕。“只有远远地看见它们的身影就很安心。” 红先生说。

        来源:红星新闻记者 潘俊文 石家庄摄影报道